${channel_name!""}
東北新聞網
北斗融媒
日本黄色三级
您當前的位置 :東北新聞網>>文藝頻道>>文藝動態
“遼寧藝壇”主題沙龍聚焦藝術作品的時代精神

2021-07-22 09:27:01 來源:遼寧日報 分享到:

“遼寧藝壇”主題沙龍現場。李 庸 攝

舞劇《鐵人》海報。(遼寧芭蕾舞團供圖)

記者 高 爽

核心提示

如何在作品中體現鮮明的時代特色?歷史題材作品如何具有現實針對性?主旋律作品如何贏得市場與流量?網絡文學、短視頻如何提升藝術審美?

這些正是由省文聯和遼寧省文化藝術研究院共同舉辦的“遼寧藝壇”主題沙龍第二期的議題——藝術作品的時代精神。正如遼寧省文化藝術研究院院長梁海燕所說,文藝創作的時代精神,是一個常說常新的話題。時代發展了,變化了,文藝創作從思想觀念到內核外觀,都必須隨之發展變化。落后于時代,落后于特定時代中的人,文藝創作就是不合格的,就不能被人民所接受。

尊重歷史題材的創作規定性

“著力弘揚文藝創作的時代精神,是文藝創作的命運之所系,應當成為創作者的文化自覺?!边@句話是本期論壇主講人、編劇孫浩的開宗明義,同時也是參與論壇的省內各高校和研究機構的文藝評論工作者的共識。

憑借多年戲劇創作的實踐,孫浩認為:“具體在創作實踐中,文化自覺表現為歷史自覺、人文自覺和美學自覺?!闭f到歷史自覺,孫浩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表現歷史,首先要尊重歷史,全面地了解它,準確地把握它,深刻地認識它,道聽途說不行,淺嘗輒止也不行,漠視甚至不屑更不行,表現重大歷史事件或真實人物的創作更不能兒戲。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那種‘我們編的是戲,不用太多的資料’的提法?!彼e了一個例子,參加一次大學生的戲劇節活動,“里面有很多取材于革命戰爭史的創作,很多作品就是看了電視劇、電影,受了點啟發就寫個戲。有的是在報紙上、網絡上看了點什么材料,有的就是道聽途說,就可以進入創作,這樣的藝術觀、歷史觀存在問題?!?/p>

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洪兆惠和省文藝研究院副院長毛琦認為,歷史題材作品的時代精神體現在不僅要如實呈現歷史,而且要充滿反思精神,完成與今天的對話。他們同時談到了今年戲劇舞臺上的“鐵人”主題,包括我省慶祝建黨百年的獻禮作品舞劇《鐵人》,還有黑龍江省的歌劇《鐵人三重奏》、話劇《鐵人軼事》。

洪兆惠說,“鐵人”王進喜生活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今天我們在舞臺上重新塑造“鐵人”,就是要回答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拔沂迨逡患叶荚诖髴c油田工作,我的堂弟自稱是一個不太上進的人,但是他領著我們去看鐵人紀念館,一下子變了一個人,充滿了自豪感,那種‘我們曾經為祖國獻過石油’的自豪感,就是對他的意義,放大之后也是對當下的意義?!?/p>

毛琦說,三部作品先后出現,是時代的選擇,時代需要借由文藝作品對鐵人精神進行確認和強化。在這些作品中,創作者表現出了比較成熟的創作心態,塑造人物和編寫故事的方式都發生了變化,不約而同地去符號化,寫有血有肉的人物,尋找人物身上的真實動機,還原英模的生命氣質和生活特征,用平凡小事和細節來展示真實的人性。當觀眾感覺到細節可信、人物情感可信的時候,戲劇人物就立住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的每一次創作實踐都是在為我們的社會修撰歷史。創作者對生活、對歷史認識的深度和水平至關重要,認識的高度決定作品的高度,在這方面,后來人具有前人無可比擬的后發優勢,可以站在歷史的制高點上俯瞰歷史,可以和歷史拉開距離,看得更深、更清、更透,后人看歷史一定依據著發展變化了的歷史觀、價值觀,而不是匍匐在前人的腳下?!睂O浩說。

人文關懷不能只有“一己悲歡,杯水風波”

戲劇創作要實現對最廣大人群的人文關懷,不能只有“一己悲歡、杯水風波”,這是一件需要落地的具體行動。這同樣是與會者的共識。

對此,孫浩提到了三個關鍵詞:

情感,“是戲劇創作的潤滑劑。劇作家不能總想當觀眾的教師爺,一種常見的情況是,觀眾比我們高明得多。要讓作品充滿情感,首先作家在面對歷史、面對生活的時候要受到感動。在創作實踐中,最好能夠形成情感化的結構和人物關系,結構化的情感才是撼動人心的力量?!?/p>

人物性格,“是戲劇創作成敗的總開關,性格寫出來了,作品就成了。反之,結構得再好,文筆再漂亮,故事情節再有意思,唯獨人物性格司空見慣,作品也是失敗的?!?/p>

細節,“是戲劇走入觀眾內心的動力,沒有細節,作品就沒有血肉”,他舉了一個例子,電視劇《大決戰》里有這樣一個細節,塔山阻擊戰間隙,一個班就剩兩人了,其中一人是“解放戰士”(在作戰中被解放軍俘虜,后加入解放軍的國民黨士兵)。在高玉寶采訪“解放戰士”的時候,另一個戰士看不上這個“解放戰士”,出言譏諷,兩人在戰壕里幾乎動槍。最后,他們連只剩他倆了,一個雙目失明,一個腿被炸斷,高玉寶讓他倆下去,二人不肯,仍然戰斗。最后一顆炮彈飛來,兩人都犧牲了。鏡頭停在二人的手上,“解放戰士”伸手接彈,失明戰士遞彈夾,配上高玉寶震驚的雙眼,非常有震撼力?!斑@個細節是有原型的,比多少語言都更能表現戰爭的殘酷和解放軍戰士的英勇無畏?!?/p>

遼寧大學藝術學院教師張守志和編劇李銘同時講到了創作者體驗生活的重要性。張守志說,改革開放之初,中國文藝界有三只“報春的燕子”,一個是徐遲的《哥德巴赫猜想》,一個是白樺的《曙光》,一個是劉心武的《班主任》,他們的成功正體現出他們感知時代的溫度和引領時代的使命感,所以要“一直走,走進沉甸甸的生活,走到基層去”。李銘講了自己曾經用了很長時間去體現留守兒童生活的經歷,在完成了一部非虛構作品之后,他還有很多話要說,于是又創作了一部話劇,“創作者的真誠是最簡單,也是最有力量的武器?!?/p>

遼寧大學文學院副院長侯敏說,“一部好的藝術作品應該是時代的一面鏡子,為了反抗遺忘而存在,關注時代最終的落腳點是關注人。每年有數以千計的小說問世,但其中很多是零度情感的寫作范式,作者沉溺于文本上的激進語言的實驗和狂歡,使文學脫離了今天的時代語境,也使文學的審美效果大打折扣。究其原因,這與作家和文藝家們的修為和素養有關系,與他們不太關注時代命題、不為時代發言有關系。都市題材越來越多,鄉土敘事佳作不多,原因就在于像柳青那樣能夠深入生活、與農民同甘共苦的作家還不多?!?/p>

用藝術的審美去打量現實生活

省文藝評論家協會負責人趙亮在發言中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流量,其實是一個中性詞,當今時代是注意力經濟時代,注意力就是流量。任何一個文藝作品都在想盡辦法吸引受眾的注意力,因此“出圈”“破圈”“爆款”這些詞語應運而生。爭取流量,必須有好的藝術表達。敘事藝術的母題就那么幾個,但是演繹出了成千上萬的作品,重復講述同樣的故事,為什么在那些成功的作品中,我們感覺不到重復?

趙亮認為,這取決于作品高超的藝術表達。她以“成長”這個母題為例。電視劇《覺醒年代》、電影《1921》《革命者》以真實的歷史人物為對象,電視劇《山海情》《叛逆者》是在真實背景下虛構出來的人和事,前者是在真實事件中完成了人的還原和提升,后者是在虛構的故事上完成了人的逼真和成長?!队X醒年代》勝在人物日常細節的展現?!杜涯嬲摺分械牧珠?,不是以往諜戰劇中那種有“金手指”的人,他有導師、有同伴、有對手、有難題,有過軟弱的時候,也有迷茫的時候,他是一步一步極其艱難地找到了信仰,實現了內心的堅定。

《藝術廣角》副主編蘇妮娜以當下流行的短視頻為例,“以流量和受眾面來看,短視頻絕對是時代的表達。但是目前短視頻領域同質化的傾向嚴重?!彼J為,時代精神可以體現為新鮮的感受與新鮮的藝術語言。比如《山海情》,人物使用的是西北方言,觀眾不僅聽懂了,而且非常接受,還有說福建話的扶貧干部與當地百姓產生交流障礙,形成的戲劇沖突,既真實又有趣。蘇妮娜認為,這部作品的成功就在于找到了新鮮的藝術語言,這個語言不僅是具體的語言,而且可以寬泛地看作藝術表達的符號?!霸绞枪差}材,就越是要找到一種獨特的語言。語言掌握了,就像掌握了一個創作的密碼,一個情感的秘密通道,能夠經過這個通道回到過去,回到歷史,借此感受到人物命運之所在?!?/p>

孫浩認為:藝術作品如何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需求和心理需求,體現在三個方面:展現命運之美,“美,永遠存在于人類命運的發展變化中。人對命運的把握,對命運的抗爭,對嶄新命運的開辟,最深刻地表現了人性之美、精神之美、力量之美”;展現崇高之美,“崇高感是人類藝術的最終追求。紅色題材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歷史和現實中英雄人物百折不撓、流血犧牲創造歷史的精神無疑是崇高的,代表著人類從今天走向未來的精神追求”;展現生活之美,“很多作品缺少美,難以讓人感動,是因為創作者在作品中表現的生活遠不如現實生活中的生活真切感人。不如真實的生活那么活靈活現,有滋有味。常常有這種情形,寫真人真事的作品沒有我們閱讀報道時那么令人感動,就是因為創作者沒有找到生活中人物和故事的精髓,缺少對人物和事件本質化的把握。生活中人民群眾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為人處世的方法、生產技能、語言等,都包含著難以言喻的美感,值得創作者窮盡一生的精力去研究,去學習。沒有這樣一種恒心和定力,就一定寫不出好作品?!?/p>

責任編輯:張博華

東北新聞網微博

北斗融媒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您來信來電(024-23187042)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channel_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