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nel_name!""}
東北新聞網
北斗融媒
日本黄色三级
您當前的位置 :東北新聞網>>文藝頻道>>文藝動態
大凌河古道是通向中原的交通要道

2021-11-16 14:08:45 來源:遼寧日報 分享到:

出土于喀左縣北洞2號窖藏坑的“卷體夔紋蟠龍蓋罍”,是商周時期大型盛酒器,制造工藝考究,制作難度很大。全國共有4件,造型極其相似。

喀左北洞2號窖藏方鼎

匽侯盂

鴨形尊

1973年,省考古隊發掘北洞情形。    (遼寧日報資料圖)

記者  商  越

提 要

遼西大凌河流域頻頻出土商周時期窖藏青銅重器。這些三千多年前的青銅器為何來到遼西?遼寧省博物館原館長王綿厚認為是燕王喜沿大凌河古道東逃襄平時,于途中被迫埋下的。由此,也揭示出連接中原與東北的大凌河古道是東北亞陸路交通要道,這條古道從紅山先民開始,既是一條古代部族通道,又是一條文化傳播通道。

大凌河兩岸發現多處窖藏坑

從1955年到1978年間,朝陽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共出土4批窖藏青銅器,其中僅在平房子鎮北洞村就發現兩個青銅器窖藏坑,各出土6件青銅器。初冬,記者在喀左縣博物館研究室主任張立武等人的帶領下,來到北洞村南孤山西坡筆架山探訪。

這個小山包位于大凌河東岸,是附近村民采石頭的首選地。沿著小路爬上山頂,撥開雜草,可見兩個當年窖藏青銅器的土坑。最早發現青銅器窖藏坑的北洞村村民趙東權今年83歲了。他告訴記者,1973年3月,他在開采石頭時,在這里突然發現一件壇子形銅器,他當即報告了村干部。聞訊趕到的文物部門工作人員在坑內發現5件造型基本相同的青銅罍(léi),1件青銅瓿(bù),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父丁孤竹罍”。6件器物埋在一個長方形土坑內,皆在一個水平面上,器口向上立置。經專家鑒定,這些青銅器都是商代貯酒器,器體雄渾厚重。這里被命名為北洞窖藏1號坑。

同年5月,文物部門在1號窖藏坑東北3.5米處,再次發現窖藏坑,編號為北洞2號,出土6件青銅器,有方鼎1件,圓鼎2件,簋(guǐ)、罍、帶嘴缽形器各1件,其中包括極其珍貴精美的方鼎、獸面紋圓鼎、卷體夔紋蟠龍蓋罍。這些青銅器在距地表深50厘米處,上面蓋了一層不規則的石板,青銅器和坑壁間填塞了大量的石片。為了保持器物上口平齊,按青銅器高矮,坑底被挖成北高南低的斜坡狀,個別器物還墊有石塊??脊湃藛T認為,這兩處青銅器是同時被埋藏的。

此后,在大凌河兩岸陸續發現多個窖藏坑,出土大量青銅器。1979年,在大凌河下游的義縣花兒樓又出土5件青銅器。

在喀左縣博物館內,有一幅一面墻大的《喀左縣青銅文物窖藏地點示意圖》,副館長戴亮指著地圖向記者介紹,喀左縣共出土窖藏青銅器60件。

“從地圖上我們能看出,青銅器窖藏都分布在大凌河的上游,而且是沿著凌河兩岸,相距不差幾公里?!贝髁琳f,這是國內在一個小區域內發現商周青銅器最為集中的地區之一。

遼西大凌河流域批量發現的青銅器窖藏,預示著遼西地區在商周時期不平凡的歷史。

喀左出土的青銅器為燕國所有

考察這些窖藏青銅器,有的是器物組合與擺放位置比較規則,比如北洞窖藏;有的放置雜亂,器物之間相互疊壓,臥立不一,如馬廠溝、山灣子及花兒樓窖藏等。

戴亮指著展柜中一件“匽侯盂”,給記者講解:盂是古代祭祀時用于盛飯的大碗,這件盂口內壁刻有“匽侯作饙(fēn)盂”5字銘文。古漢語中,“匽”同“燕”,意思就是燕侯鑄了這個盂,用于祭祀時盛飯用。因此,學界普遍認為,這批青銅器屬于周朝的諸侯國燕國。

周朝建立后,召公奭(shì),周文王庶長子)被封在燕地,即今北京琉璃河燕都城遺址??脊湃藛T在這里發現了城址、宮殿區和燕國貴族墓地,并出土了一批帶有燕侯銘文的青銅器。

“將喀左出土窖藏青銅器與北京琉璃河出土的青銅器對比,可以發現很多相似的地方?!边|寧省博物館原館長王綿厚告訴記者,二者相比較,同類器物造型相同,特別是有銘文的青銅器,如喀左“匽侯作饙盂”,其“匽侯”二字也如出一轍。所不同的是,從銘文的“作”字看,喀左出土的應為燕王自用的青銅器,而北京琉璃河出土的是燕王賞賜給臣下的青銅器。

考察兩地青銅器的時代能夠發現,北京琉璃河青銅器的時代比較集中,基本在西周初期,而喀左青銅器的時間跨度大,特別是北洞2號坑出土的青銅器時代跨度最為復雜,長達近千年,從商代到戰國晚期。

此外,考古人員還發現一些驚人的細節可以佐證這些青銅器的身世:在北洞1號坑出土的5件青銅罍,有的雙耳上有深近10毫米的溝痕,這是長期懸掛使用磨出來的;在青銅瓿的口沿一側,還有明顯的修復痕跡,這也證明它有長期使用的經歷。

綜合器物銘文、年代、長期使用及史料文獻等信息,王綿厚推斷,喀左窖藏青銅器所有者,可能是歷代燕侯或燕王,屬于燕國庫府內長期世襲存有。因為在等級森嚴的西周宗法制度下,周王分封的諸侯方國對重器的享有和攜帶有嚴格的禮制規定,在近千年的時間里,能擁有大批帶有“匽侯”等銘文青銅重器的所有者,絕非一般的部族方國。

大凌河古道是東北亞最早的交通要道

那么,這批窖藏青銅器是如何來到遼西的呢?戴亮向記者介紹了三種學說。其一是掠奪說,即在遼西地區長期生活的少數民族到中原掠奪青銅器;其二是賞賜說,因為遼西屬于燕國的領地,燕王賞賜給北方某部族或方國,因祭祀而埋藏;第三種說法,就是東逃說,這是王綿厚提出來的。

“將青銅器埋藏在大凌河兩岸的應是戰國最后一任燕王——喜?!蓖蹙d厚說,公元前226年,秦攻下燕國的都城薊城(今北京)。燕王喜和太子丹慌忙逃往遼東郡的襄平(今遼陽)。

王綿厚認為,從當時的交通來看,燕王喜東逃必經之路是大凌河古道(沿河兩岸山川孔道)。這些青銅器應是在匆忙敗逃中,不堪輜重,倉促間臨時埋藏于大凌河古道沿線,希望日后復燕后能夠帶回去。

1996年,在北鎮南、大凌河古道東又有“燕王喜劍”發現,進一步印證了東逃說。

根據大凌河兩岸的窖藏地、“燕王喜劍”出土地、義縣花兒樓等地的地理位置,王綿厚以這些地點為坐標,勾勒出燕王喜東逃的大致路線:由河北易縣燕下都出發,北經北京琉璃河舊都,東北經通州,河北玉田縣,沿青龍河入遼西大凌河上游建昌縣東大杖子村,再由此到喀左縣幾個銅器埋藏地點,然后由喀左縣大城子鎮一帶東轉義縣南、北鎮寥家屯燕王喜劍發現地,東行黑山縣蛇山子村(古無慮縣),然后經臺安縣(古險瀆縣)至遼陽首山,最后到達當時遼東郡治襄平(今遼陽市)。

在追溯這些青銅器時,王綿厚發現,遼西大凌河古道是有文獻可考和史跡認證的東北亞最早交通道,分布于這條古道上的古城址、古遺址和帶有商周銅器銘文記載的方國重器,3000年來不斷被發現,凸顯了這條古交通道的歷史延續源遠流長。

“越是在古代,人類的交通行為與食物來源和居住條件越是更多地依托水源和河流?!蓖蹙d厚表示,從考古發現的紅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層文化主要考古遺跡來看,人文歷史上的大凌河古道,也正是上述古文化的密布區。

在《東北亞走廊考古民族與文化八講》中王綿厚提出,大凌河古道交通地理演變,經歷了三個大的歷史階段:在古國階段,以紅山文化為代表的新石器時代及以前的自然交通時期,人類以生存為目標自然流徙;方國階段,以青銅時代夏家店下層文化為代表的部族交通時期,以部族集團的流動為主,有固定首領和組織;帝國階段,以戰國以后“龍城”(柳城)為代表的社會交通時期,有更為復雜的修建道路、交通工具甚至是道路管理等,可見社會交通和人類文明進步是相應的。

這條大凌河古道堪稱古今東北亞陸路交通的樞紐。由大凌河古道北行,是通向匈奴、東胡、鮮卑、契丹、蒙古的東亞“草原之道”;由大凌河古道西行,是東北和東北亞通向中原地區的交通要道,它既是一條古代的部族通道,又是一條文化通道。

(圖片除署名外,由記者商越攝)

責任編輯:張博華

東北新聞網微博

北斗融媒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您來信來電(024-23187042)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channel_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