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nel_name!""}
東北新聞網
北斗融媒
日本黄色三级
您當前的位置 :東北新聞網>>文藝頻道>>文藝動態
時代佳作 立意高遠

2022-01-17 09:36:52 來源:遼寧日報 分享到:

  《鄭成功收復臺灣》(2015年) 國畫 許勇 入選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

  《在土地上》(2013年) 國畫 趙奇 第十二屆全國美展銀獎

  《石門頌》拓片及石刻(局部)

  記者 凌 鶴

  核心提示

  新時代的中國美術如何守正創新?既要心系人民、書寫時代,又要堅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高標準。講好中國故事,葆有藝術原創力,這是來自美術佳作的有益啟示。賞析這樣的美術作品,突出謳歌新時代的主題,引導畫家積極進行探索,以開闊的視野描繪祖國的新征程、新氣象,勾勒發展振興的圖景。

  國畫《鄭成功收復臺灣》 凸顯民族力量與勇氣

  《鄭成功收復臺灣》于2012年開始創作,2015年完成。2016年入選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于中國國家博物館常年展陳。作者為我省著名國畫家許勇。作品在立意、主題思想、藝術表現手法上,對當代國畫創作、重大歷史題材主題創作有著多重借鑒、啟示意義。

  立意高遠是許勇60余年踐行的藝術理念。許勇的歷史主題畫作始終關注“意志、勇氣、信念”等重大思想品性,畫面彌漫出一種激昂的愛國熱情和深沉的憂患意識。他認為,忘記歷史就是背叛,落后就要挨打。時代與人民是他不變的表現題材。他的座右銘是:“為善而生,為美而創造”,他用藝術踐行了自己的追求。

  在主題思想的表達上,民族精神、愛國精神、愛黨、愛人民表現得十分鮮明。在藝術表現手法上,體現中國文化立場、中國藝術風格。繼承傳統精華,又勇于出新,融入時代審美?,F實主義精神與寫實主義、浪漫主義兼容。洪鐘大呂的民族風、以戲劇情節表現典型歷史片段、以濃墨重彩刻畫人物、突顯民族力量與勇氣。畫面飽滿、不留白,展現厚重的歷史氛圍。

  鄭成功是中國著名的民族英雄,他因收復臺灣而名垂千古。許勇的作品便是描繪鄭成功收復臺灣的場景,借以歌頌民族英雄。作品中戰艦停泊在海邊,風帆隨風鼓動,旗幟飄揚,刀槍林立。鄭成功騎著白馬站在戰場的中央,背后是斗志高昂的英勇將士,腳下,是伏地求饒、顫抖不已的荷蘭侵略者。散亂的大炮、丟棄的槍支、倒地的尸首,說明激烈的戰斗剛剛結束,堅實的臺灣土地上站立的是民族英雄鄭成功和他的將士們。畫家從大處著眼、小處入手,厚重凝練地以鐵線描勾勒景物,疏密聚散適宜,平涂施色,略加渲染,色彩沉著而瑰麗,殫精竭慮地塑造了一個個威武剛猛的斗士形象,有機地將歷史題材的繪畫性和戲劇性處理得自然可信,使觀者震動不已、蕩氣回腸。

  國畫《在土地上》 表達對土地的摯愛對生活的憧憬

  國畫《在土地上》由著名國畫家趙奇創作于2013年,榮獲第十二屆全國美展銀獎。

  《土地》系列是趙奇非常鐘情的題材,畫面表現的就是在地里干活的農民,不同的人物、不同的造型,在土地上生成完全不同的內容。在看似沒有區別的畫面上,畫家思考著生活的本質:“我們為什么需要勞動?我們可以改變什么?”繪畫創作有兩方面的因素,一個是畫家的修養,需要積累與功夫;一個是他要表現的對象。這片土地不是客觀、簡單、再現的表現,而是畫家和這片土地之間的關系,他表現的是一種愛,對土地的愛,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生命的尊重。

  《在土地上》風格平淡、自然、凝重。趙奇的作品有著和土地一樣的膚色,有著從解凍融雪的黑土里鉆出來的莊稼一樣頑強的生命力,表達著對土地與生俱來的摯愛與依戀。美術評論家邵大箴曾說,堅持寫實造型,堅持現實主義的方法描繪現代人物的畫家并不多,趙奇在這方面做出很大的努力。他認為素描造型經過改造可以與中國畫的寫意筆墨相結合。他的探索反映在作品中,加強塊面造型,在塊面造型里加強意象線,強調線的長短、點線結合,形成一種新的富感染力的神韻。這種神韻成為一種繪畫格調。他筆下的土地是中華民族的土地,他生長的東北黑土地。他對勞動人民生活的關注和關懷,通過畫筆獨特展現,有鮮明的地域性,又有民族氣魄。

  美術評論家張曉凌認為,趙奇的創作再次給現實主義繪畫注入了活力,他建構了非常個性化的語言?!跋x噬線”“刮鐵皴”都是他獨創的語言,并通過這種語言表達對土地上生活的人的憂患意識,畫出了精神質量和精神高度。

  趙奇是上世紀80年代崛起的畫家。改革開放初期,很多畫家積極大膽地吸收西方現代派,包括后現代主義的形式。趙奇在精神上尋根,他把自己的創作跟近百年中國民族的命運、人民的生活密切地聯系在一起。他的作品有著樸素濃郁的生活氣息,有著渾厚深沉的鄉土意識。

  “大美為真”是其人物畫突出特色。他所繪形象是真實的,不矯揉造作,毫不美化。他追求歷史的概括性,把歷史定格在一種帶有紀念碑意義的作品里。從平凡中開掘動人的力量,在單純靜穆里發現精神的力度。他畫的形象不是那種離開血肉的觀念,是鮮活的生命。美術評論家尚輝認為趙奇是個有憂患意識的畫家。他并不是去畫一個個歷史瞬間,而是通過土地讓人們去感受一種歷史的沉重,一片土地的風景,一群活生生中國農民的形象,以此來體現20世紀的社會變遷,對生活的憧憬。傳統的人物畫、傳統的文人畫,很少涉及碑刻般的金石意趣、那種斑駁厚實的石頭般的質感,趙奇的筆墨語言具有這樣的特質。他畫那片土地,那片土地上的農民,畫得非?!暗?,體現“淡”中之“蒼”,這是趙奇對中國畫精神與語言上一種更深的探索與發展。

  藝術微論:

  書法之法 包含三重境界

  凌 鶴

  如今,寫書法的人群越來越廣泛,專業書法家與廣大書法愛好者懷著相同的熱愛,于翰墨揮灑中感受傳統文化的馨香、品味中國意蘊。但書法作為國粹藝術之一,是書中有法的藝術,不能因喜愛而信馬由韁、信手拈來。要在傳統經典碑帖中學習藝術之法,即找尋到藝術規律。筆法、章法有根有脈、傳承有序,在此基礎上逐步提升創作水準。這里包含三重境界。

  第一境,形在書藝。書法藝術是線條的藝術,求形是第一重境界。需要錘煉筆法、結體、章法,核心是筆法。真行篆隸草各有用筆規律,用筆貴在因體而變、穩實豐富。形似只能在勤奮臨碑帖練筆墨中獲得,深入臨習經典才能找到門道。書法的線條構成,墨色是另一重要元素。墨有“濃、淡,枯、濕,燥、潤”六彩?!皫г锓綕?、將濃遂枯”,方能達至“無聲而樂的和諧”。王羲之、米芾、王鐸是不同時代的書法大家,每一位的書法線條都出神入化,富有生命力,他們的藝術造詣均是學習傳統、深入經典而來,絕非憑空創造。

  第二境,重在求質。書法的質是文化,書寫的本質是傳承中華文化。將優美的書法作品與藝術風貌展示于社會與大眾,愉悅精神,提升人們文化生活的品位和質量,豐富精神境界,使書法發揮其特有的文化功能?!皶鵀樾漠嫛薄白秩缙淙恕?,以德養藝、以學識養書技,是書法求質的路徑。積淀學養,富有獨立思考精神與創造力的人,其書風亦大氣獨到,充滿藝術感染力。志行高潔者,其書法風貌朗逸清麗;心情恬淡者,其書作典雅沉靜、淡泊曠達;追名逐利者,其書往往故弄玄虛、嘩而取寵。書法的質是書寫者的外化,修養與之相輔相成?,F代書法大家啟功先生一生達觀、學識豐富、幽默風趣、真實坦蕩,從不趨炎附勢。其書法作品清雅,具風骨,雅俗共賞。

  第三境,傳承文明。書法藝術的最高境界是傳達精神追求,傳承弘揚中華文化。書法作品中流露出精神內涵,通過書法作品與觀眾對話交流。靈動的點畫、收放自如的章法“見智見性”,蘊含著作者的思想情懷以及獨特的中華美學。有的作品如行軍布陣,旗幟飛揚,展現堅定與力量;有的像江河大川,奔騰浩蕩,展現寬博與不息;有的似清流小溪,展現幽靜與脫俗。這時的書法之法“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已臻化境。達此境界的《蘭亭序》《黃州寒食詩帖》《松風閣詩帖》等傳世書法經典,成為中華文化的驕傲,對后世的借鑒啟迪歷久彌新。

  經典鑒讀:

  被譽為隸書中的“仙書”——

  《石門頌》用筆如閑云野鶴

  記者 凌 鶴

  《石門頌》是中國書法史上的一座豐碑。漢代隸書中,《曹全碑》被稱為仕女字,《張遷碑》被稱為將軍字,而《石門頌》則被稱為神仙字?!妒T頌》是東漢建和二年(公元148年)由當時漢中太守王升撰文、書佐王戎書丹刻于石門內壁西側的一方摩崖石刻,是隸書書法作品?,F藏于漢中博物館。

  《石門頌》歌頌了東漢漢順帝時的司隸校尉楊孟文修復交通要道褒斜道的事跡。整塊摩崖通高261厘米,寬205厘米,題額高54厘米,共22行,每行20字至31字不等?!妒T頌》是我國古代遺留下來的文化和歷史瑰寶,其文學、史學,特別是書法藝術價值極高。

  隸書在秦漢時期發展成熟,呈現多樣面貌。清代藝術評論家王澎稱那一時期的隸碑“一碑一奇”。漢隸會有如此高超的藝術造詣,一方面因為字體發展內在的規律使然,更加簡潔、實用。另一方面,書刻隸書是漢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從漢隸書法中可以洞察漢人的生活情態。從點畫、結字上看,力勁、氣厚,用筆具有篆意。與其他漢碑相比較,《石門頌》縱橫變化更為突出。由于刻在石壁上的緣故,只能依著巖面的起伏作點畫的安排,故置之險地而后生,反得意外之趣。細觀此碑,可以發現其中許多字的結體與后來出現的竹木簡牘的小字很相近。由于點畫的錯落,不但使許多字的結體出現新的體勢,而且加強了字里行間的特別趣味。有的字豎筆特別長,這種寫法漢隸石刻中少見,但在竹木簡牘中常見。

  從線條上看,《石門頌》將隸書的規整變為靈動奔放。其筆畫逆入逆出,含蓄蘊藉。橫畫不平,豎畫不直,行筆處又有力道,如挽舟逆行,力逾千鈞。筆畫粗細變化不大,捺畫的末端也不過分加重。其線條之流暢遒勁,在古代刻石中少見。

  《石門頌》是東漢中后期十分成熟的漢隸作品之一??梢栽O想,把如此規模宏闊的文章書丹鐫刻在幽谷中的石壁上是何等艱難。但從全局來看,整篇風格統一,字體結構嚴謹,又富于變化,富于生命力,充滿靈動之感?!妒T頌》又保留了漢代簡牘遺韻,在全國現存的漢代石刻中絕無僅有。清末書法篆刻家張祖翼說:“三百年來習漢碑者眾多,竟無人學《石門頌》,因為其雄厚奔放之氣,膽怯者不敢學,力弱者不能學?!笨涤袨樵凇墩摃^句》中說:“古今誰可稱書仙?石門崖下摩遺碣,跨鶴驂鸞欲上天?!苯鹗淖謱W家楊守敬在《平碑記》里這樣評《石門頌》:“其行筆真如野鶴閑鷗,飄飄欲仙,六朝疏秀一派皆從此出?!比毡井敶鷷以u:“《石門頌》兼備秦漢古銅印結構法度,可以說一個字就形成一個壯美的小宇宙?!?/p>

  《石門頌》古拙、飄逸的鮮明個性,影響著自清代碑學興盛以來活躍在中外書壇上的書法家。

  中國大型工具書《辭?!贩饷娴碾`書“辭?!倍?,就選自于《石門頌》。

責任編輯:張博華

東北新聞網微博

北斗融媒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您來信來電(024-23187042)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channel_name!""}